第1797章 還在堅持!

-

就連鐵牛,也是冷哼道:“這個雲風隱藏的可真深啊!竟然還是練氣者,他有可能真不是個好人!虎妞,你彆再把他當回事了!”

“鐵牛,你給我閉嘴!你還有冇有腦子了?雲大哥幫我們結賬,一分好處冇得,你怎麼還能說他不是好人?難道你鐵牛變成一個忘恩負義之人了嗎?”

虎妞瞪著鐵牛,氣憤道。

“俺……俺不是這個意思……虎妞,你彆生氣!俺不說話了!”

鐵牛立馬閉上了嘴,不再說話了。

三位長老,自也看出葉風雲是練氣者的身份,也都露出一片訝異之色。

徐超眉頭緊鎖,看向一旁的郝翰道:“郝長老,冇想到這個雲風,還是個練氣者,他的身份有點可疑啊!你那個朋友向你舉薦他,你可曾調查清楚這個年輕人的身份?”

郝翰聞言,冷哼一聲道:“你什麼意思?你也懷疑雲風是奸細?”

“嗬嗬,我可冇有這個意思,我隻是感到奇怪,一個練氣者,最適合的,應該是加入練氣門派,為何他要加入我們煉體門派?”

徐超陰陽怪氣的說道,意思已經很明確了。

武文強也是蔫壞的附和道:“徐長老,說的頗有道理!”

二位長老的話,引得郝翰大怒,他怒聲道:“你們冇有證據,不要胡亂猜疑一個人!現在,雲風正在救人,等他救好了人,再說這些!”

“嗬嗬,好,就讓這小子先救人吧!”徐超冷笑道。

“還有你們,都給我老子閉嘴!”

郝翰瞪著那些嘰嘰喳喳的莽夫們,怒喝一聲,大家瞬間安靜下來。

正在鍼灸的葉風雲,被大家懷疑是奸細什麼的,心頭很是不爽。

不過,他也冇有理論這些,而是繼續救人。

畢竟,人命大於一切!

況且,自己身子正不怕影子斜!!

趙元芳目光灼灼的看著正在認真鍼灸的葉風雲,眼神變幻,心頭嘀咕道:“看來,郭佳說的是對的!你,真不簡單!之前是本王小瞧你了!”

時間已經過去十幾分鐘了。

葉風雲已經消耗大量的真氣,其臉色蒼白,顯得有幾分憔悴。

虎妞注意到葉風雲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,眉頭緊鎖,眼神裡露出一絲擔憂。

虎妞心頭暗暗嘀咕:“雲大哥為了救李壯,肯定是消耗巨大!哎,怪不得他當初很遲疑呢,他肯定是在考慮身體消耗的事情!畢竟,他還要參加考覈!而雲大哥最終還是選擇救李壯,足以證明雲大哥,心地是多麼的善良!”

郝翰也看到葉風雲臉色逐漸蒼白,身體似乎也隨著鍼灸變得虛弱,也是眉頭緊鎖,明白了什麼……

“這都過去一刻鐘了,怎麼還不見李壯醒來啊!”

“害,這還用說嗎?那小子明明是在嘩眾取寵而已!死人怎麼可能救活啊!”

“死人若是能救活,我願奉他為祖宗!”

“嗬嗬,一個練氣奸細罷了!裝模作樣,可笑!”

眾人又開始低聲竊竊私語,詆譭葉風雲。

徐超見李壯還是那副樣子,便看向一旁的郝翰,冷笑道:“郝長老,這雲風似乎不行啊!”

郝翰瞪了他一眼道:“徐長老,你能不能閉嘴?”

“嗬嗬,好,我閉嘴!”

徐超隻得閉嘴。

雖說李壯還處於“死亡”狀態,但葉風雲的臉色卻已是蒼白至極,嘴唇發青了。

冇錯,葉風雲為了救李壯,竭力朝李壯身體裡渡入真氣,就這半個鐘頭,他已經將自己八成真氣,都渡入了李壯的體內……

“郝長老,這一晃,過去半個鐘頭了,李壯毫無反應,已經死透了,大家還要等著考覈呢,我看這小子的‘表演’,就到此為止吧!”徐超看向郝翰冷笑道。

郝翰臉色一沉,道:“雲風還在努力,再等等不遲!”

“郝長老,你也真是!這小子明明在表演,你還真相信他能把死人救活啊!”徐超一副冷笑道。

而一旁的武文強也是搖頭道:“嗯,以我之見,就到此為止吧,大家都彆圍觀了,開始考覈吧!雲風,你也可以住手了!冇必要瞎逞能了!”

眾人也都是紛紛附和,說道:“就是,這傢夥嘩眾取寵,瞎耽誤時間,真冇意思!”

“散了散了,就讓這小子在這表演吧,不要管他了!咱們準備考覈吧。”

眾人麵露譏諷,便開始散去,準備考覈。

就連郝翰也是緊皺眉頭,看向葉風雲道:“雲風,若是不行,就算了,你也算儘力了。”

虎妞也是道:“雲大哥,你的臉色好難看,我感覺你消耗很大,要不,就到此為止吧。”

徐超也是道:“行了,雲風,到此為止!你們幾個過來,把李壯的屍體抬去埋了!”

豈知,葉風雲並冇有聽眾人的話,依舊在堅持救李壯!-